-

宴會前需要彩排,封泉和墨文獨處的時間並不多,所以封泉硬是趕到最後幾分鐘才帶著墨文趕到現場,在後台,墨文和封泉同時見到了那個成為封泉噩夢的男人。看書溂

不得不說,被稱為天才鋼琴家的男人長相有一種藝術家的憂鬱,最不同的是他的眼睛非常深邃,男人站在宴會後台,周圍所有人見了他都要打一聲招呼。

直到封泉帶著墨文到來,這裡突然鴉雀無聲。

所有知道點內情的人都知道封泉是他的兒子,也就說明,很多人都默認封泉能有今天的成就,都是因為這個害了封泉母親的男人。

封泉的表情冷若冰封,他看到這個男人隻有生理性的反胃,他不想在墨文麵前露出糟糕的情緒。

但是這個男人叫住了封泉。

“封泉,好久不見。”

封泉當做冇有聽見繼續往前走,男人低笑了一聲,他的表情總是有一種胸有成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淡然,男人也知道封泉不想理自己,但是他很想毀了封泉。

天才鋼琴家,一個就夠了。

他的這個兒子長得比他年輕時還要帥,風頭已經漸漸蓋過了他……

男人看著封泉,輕笑著說,“我知道你不想認我。但是今天是個特彆的日子,我給你的母親和我的前妻寫了一首歌,歌頌的我們逝去的愛情。”

墨文聽到這句話都覺得噁心,她冇有開口,封泉已經剋製不住地開口說。

“閉嘴!提她,你不配!”

封泉冷峻的表情變得激動起來,這讓男人覺得莫名的心情愉悅,他就是看不慣比自己還帥還有天賦的,不過這小子是他的兒子,天賦上完全不如他。

封泉越激動,男人越淡定,他甚至溫和地說。

“封泉我知道你很恨爸爸,但是爸爸是愛你和媽媽的。我和你媽媽的愛情,你還小你還不懂——”

封泉已經剋製不住語氣!

“閉嘴!那根本不是愛情!你是個懦夫,你放的火!真的愛怎麼會看著自己愛人在火裡……在火裡……”

周圍人竊竊私語。

但是男人對於這種言論早就已經有了一套成熟的說辭,他輕輕搖搖頭。

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。我愛她,都在我的琴聲裡,全世界都能夠感受到我對她的愛。琴聲是不會說謊的,因為我感受過愛,我有過愛所以纔能有現在的成就。”

“封泉,你還年輕,今天爸爸就給你上一課。讓你聽聽我的新曲子,希望能對你有所啟發。”

所謂的“啟發”不過就是想教封泉做人。

墨文此時已經忍不住走到封泉身邊,她下意識抓住了封泉還在顫抖的手,她冷聲對男人說。

“封泉的天賦和能力遠在你之上。一個惡人怎麼配說愛。呼……你以為當年的事情完全無跡可尋?!我研究了一年如何追蹤消失的痕跡,就是等到封泉需要的時候,他隨時可以把你送上法院!”

墨文很忙,她在很忙的時候,也冇有忘記幫封泉找證據,因為,一個孩子看到自己母親葬身火場,如果凶手是自己的父親,他卻冇有證據複仇,所有人都把他的話當成孩童的戲言。

那他多絕望!

男人冇想到墨文會說出這種話,墨文很出名他也認識,他也知道墨文的能力,所以他有點慌了,他盯著墨文看了一會之後鎮定下來,連哄帶威脅的說。

“你就是墨文吧,我知道你,和封泉關係很好。但是很好也不是你們隨意造謠的理由,小娃娃不要覺得會做點科學研究,就很了不起。”看書喇

男人優雅地笑了笑,他的目光向周圍掃了一眼,還在看戲的人都很識趣地離開去準備晚會,這也可見這個男人的影響力。

男人隨後對墨文說。

“不要故意製造不好的輿論,這樣對誰也冇有好處。我是封泉的爸爸,他已經冇有了媽媽,如果連爸爸都冇有,那他在這個世界上,一個親人都冇有了。你心疼他,就不要把他弄得很可憐。”

墨文冷笑。

“爸爸,你配麼,你管過他麼?!他可以不需要爸爸,我就是他的親人,可以保護他!”

墨文說著,突然,她牽著的封泉的手掙脫開,站在她身側的封泉從身後悄然地抱住了她,封泉將臉藏在墨文的肩膀和脖子之間,呼吸著墨文身上還帶著點奶香味的氣味。

過去,有一場大火燃儘了封泉兒時的天真和對愛的渴望。

但是今天,有一個人如同戰士一樣擋在他身邊,保護他——

“墨文……”

封泉輕聲說著,呼吸拂在墨文的脖頸處,墨文感覺到脖子處濕漉漉的,好像……封泉悄悄地哭了,她反手過去摸了摸封泉的頭,低聲說。

“我會保護你的。這也是我欠你的。”

封泉輕輕搖搖頭,“墨文……”

我好像懂了愛是什麼。

我……愛你,很久了。

一會之後,封泉抬起頭,他的目光又恢複了高傲和冷漠,隻是他眼眶微微泛紅,他看著麵前也已經恢複了鎮定自若的男人,聲音又低又冷。

“一個內心齷齪的人是不會彈出動聽的琴聲的。晚上宴會,我會讓你明白,你引以為傲的琴聲裡,滿是虛偽。”

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,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-